md传媒免费全集观看在线观看-可不可以韩国电影完整版-中文字

格力&美的

发布日期:2021-08-21 11:33    点击次数:118

本文首发至我的公众号“兔子书斋”。

<先告罪,本周,由于兔子的私事,完全没有精力看财报和进行分析,甚至连新股新债都有两天没打。但想到这篇文章已经拖了一周余,再拖下去实在不妥,遂用俩晚上(19日、25日)熬夜成稿。结果就是文字粗疏、数据简单,许多论证只停留在我脑子里,实在是抱歉、抱歉。>

<感谢AGF的挂耳和送我咖啡的她,他们伴我度过了两个漫漫长夜。>

<本文完全因袭唐朝老师的分析框架。>

原始数据我放在文末“阅读原文”里,暗号是sfhy。

美的集团,一家以消费电器(39.86%)、暖通空调(42.43%)和其他业务为主体的科技集团。

格力电器,以空调生产起家,现已成为多元化的工业集团。产品覆盖空调(69.14%)和其他工业设备。

在白色家电领域(这里主要指空调),美的集团和格力电器两家上市公司颇为值得对比来看。

<2020年空调销量数据显示,二者销量不相伯仲。同时,这也是格力家用空调国内销量自1995年起连续26年保持行业第一。>

<在市占率方面,美的依旧不及格力。>

第一部分:股东回报

美的、格力都曾是给投资者带来高额回报的优秀企业。

美的集团

借用@慧思书房整理的脉络:

1968年,何享健带领23人集资5000元在顺德北滘镇成立“北街办塑料生产组”,1981年正式注册使用“美的”商标,1985年开始制造空调。1993年,集团旗下的美的电器成为全国第一家由乡镇企业改制而成的上市公司。2013年,美的电器退市,美的集团整体上市。

美的电器离这个时代的投资者关系比较远,方便起见,我们只看美的集团。

美的集团在吸收合并美的电器后,于2013年9月在深交所上市,发行6.86亿股,发行后总股本16.86亿股,发行价44.56元。

我们假设一位投资者在9月份的最高价47.14元买入10万股,投入471.4万元,然后什么也没做,只是将每年收到的分红继续买入美的集团,结果将是:

目前(2021年6月20日)持有47万股,总市值3400余万元,大致是8年7倍。

<理杏仁的数据也可以提供参考,但他家的计算规则比较奇怪……>

这其中有多少是企业经营带来的?多少是市场情绪带来的呢?

两种思路:

第一种思路是,发行时美的集团的市盈率为14.16,而今天(2021年6月20日),其市盈率上至18,升高了27%,因此我们可以粗暴地认为,8年7倍的成绩中,有27%的收益是市场情绪带来的。

第二种思路是,当前的市盈率处在历史上72.6%的位置,因此可以粗暴的认为,此时的收益中,有72.6%-50%=22.6%的部分是市场情绪带来的。

无论哪一种算法,我们都可以认为,这8年7倍的成绩,有近八成是源自企业经营导致的自然增长。

格力电器

这种思路当然也适合于格力电器,格力电器上市时间很早(1996年11月18日),追究既往数据的意义不大,于是我们选取了同口径数据——2013年9月至今。

我们假设一位投资者在9月份的最高价28.51元买入10万股,投入285.1万元,然后什么也没做,只是将每年收到的分红继续买入格力电器,结果将是:

目前(2021年6月20日)持有26.6万股,总市值1400万元左右,大致是8年5倍。

<理杏仁的数据也可以提供参考,但他家的计算规则比较奇怪……>

因格力电器发行年代久远,市盈率失真,我们采用近十年的数据:

第一种思路是,2013年9月25日时格力电器的市盈率为10.06,而今天(2021年6月20日),其市盈率上至13.42,升高了33%,因此我们可以粗暴地认为,8年5倍的成绩中,有33%的收益是市场情绪带来的。

第二种思路是,当前的市盈率处在近十年平均市盈率75.2%的位置,因此可以粗暴的认为,此时的收益中,有75.2%-50%=25.2%的部分是市场情绪带来的。

无论哪一种算法,我们都可以认为,这8年5倍的成绩,有近八成是源自企业经营导致的自然增长。

第二部分:我国当前空调市场的量价困境

1)销量“困境”。

2018年,我国每百户家庭拥有空调的数量为109.3台,其中城市家庭是142.2台,农村家庭是65.2台;

2019年,我国每百户家庭拥有空调的数量为115.6台,增长5.8%;

2020年,我国每百户家庭拥有空调的数量为117.7台,增长1.8%.

从直观感受上,这个拥有数似乎比较高,但与我们的邻国——日本相比,似乎每百户家庭空调拥有量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2018年,日本每百户家庭拥有空调的数量为178.3台(还有数据认为,日本早在2016年就进入了每百户248台的状况,2018年这个数字应该为281台,但这个数据计算了商业区和中央空调的数量,与我国家庭环境统计口径相差较大)。

日本的空调普及期超过60年,属于成熟市场,如果我们完全参照邻国的历史进程,似乎空调增长量保持5%以上的增速是可能实现的,至少对于农村家庭,年增长空间平均大于5%是可以预见的。

网上有个观点,认为由于所处气候带的不同,完全复现日本的空调保有率肯定不现实。

兔子部分认可,但不完全同意。

原因有仨:一则空调是现代家居的必备产品,新生代的家庭中,几乎没有不使用空调的;二则横向观察我国34个省级行政区主要城市和各省农村的百户空调保有率,基本上增长率是趋同的,并没有因为地域差异而影响空调销量,制约空调保有率的第一要素仍然是经济水平;三则空调不用时是会关的,某些地方可能一年就3个月需要使用空调,但如果没有空调,那仨月就特别难熬。

所以我认为,完全复现日本的空调保有率肯定不现实,但从文化习惯上讲,趋近于日本、韩国的空调保有量是可能发生的。

还有空调的更新需求和家庭户数的分裂。

1992年以来,日本空调的平均使用年限为10.9年,简记为10年,那么未来的更新换代需求将保持高增长的十年后高更换的状况,而我国市场的空调大约从2000年起步(城镇百户50台左右),上个10年的保有量大约为每百户122(城镇)、23(农村),考虑到2011年-2014年空调保有量增速的下滑,最近5年的更新需求量不大,更新需求应当在2026年之后增多。

家庭户数的分裂这一点没有观察价值,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每年家庭户数相对于人口的增长都可以忽略不计(大多数情况下在1%左右)。

综上,虽然国内空调市场必然无法维持上个10年那种高速增长,但平均5%以上的增长率依旧是可以乐观的。

2)价格困境。

如果说量的增长尚有“梦想”可言的话,价的提升则是真正的纯粹无望了。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近20年来,我国平均货币和准货币(M2)供应量增速为14.775%,广义上,我们认为M2的增长能够引起GDP的增长,GDP的增长又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M2的增长。因此可以大致用来反映近20年来我国经济的增长情况。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空调均价。

由于各个口径的空调均价统计数值偏差较大,且统计时间都不长久,很难连贯对比。

但是,将他们都罗列出来,我们能发现一个明显现象,即1.5匹的空调均价始终维持在3000元/台附近。

且,价格涨幅几乎为0(甚至小于0)。

综上所述,量增价不增,出于保守考虑,我们假设未来(5-10年)国内空调市场大约拥有4-5%的增长量,这并不是一个很高的数据,且随着智能家居和其他大厂的入局、布局,格力和美的是否能够享受到这5%的增量还犹未可知。

3)突破口。

因此,国内的空调行业想要增长,就必然需要破局。

目前,企业有四种途径去突破:国际化、多元化、线上化和智能化。

国际化寻找增量;多元化改换战场;线上化提高利润;智能化加速换代。

第三部分:国际化

国际化方面,美的领先于格力,这点毫无疑问。

1)营收占比。

2020年格力国际销售200亿,占营收比例不足12%,境外收入毛利率12.13%;

美的国际销售1210亿,占比超过42%,境外收入毛利率25.45%。

况且二者的海外扩展方向也不同:

格力专注于空调行业,且承接的大多是塞尔维亚中国文化中心、台北小巨蛋等商单;而美的则多元化些,商单之外的零售也做得不错。美的的基本思路是协同当地企业,推进产品全球化与区域化,例如并购的东芝家电,在日本疫情期间能够持续逆势增长,殊为难得。

2)海外生产基地。

2020年格力拥有生产基地17个,其中15个在国内,境外仅有巴西和巴基斯坦各一个,这可能和格力的管理政策有关,在2021年5月的第4届全国青年企业家论坛上,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当众怒斥很多企业的“海归崇拜”现象。

董明珠直言:格力拥有1.6万名的研发人员,没有一个“海归派”,更没有一个外国人。企业家应当拥有这样的民族自信!

且格力电器的管理模式更趋向于大集团管辖,建立海外基地容易影响集团权威,与其风格不符。

美的则走了另一个方向,在海外十多个国家设有18个研发中心和17个生产基地。其中生产基地负责产品的本土化,研发基地除了美国的之外,其余则更像“渠道基地”,负责解决特定市场和特定场景的方案,比如针对北美市场的“窗机空调”、针对日本市场的“超窄空调”等。

这和海康威视在国内的“打法”有点相似,目前来看,效果不错,即使受到国际疫情冲击,依然能够在去年的北美、东亚地区保持增长。

3)海外并购经验。

这个我们从商誉来看——

格力目前的商誉构成十分简单,且与海外收购无关:

其中合肥晶弘就是KINGHOME,格力的三大品牌之一(GREE、KINGHOME、TOSOT)。

另一个大松(TOSOT)是格力旗下的生活电器品牌,标题TOSOT系“Technology科技”、“Original原创”、“Style风格”、“Outstanding卓越”、“Trust信任”首字母缩略词,阐述了一种品牌态度,与日本无关……

如前所言,格力的海外业务主要是“坚持以自主品牌为中心,从战略、技术、质量、培训、人才、服务等各方面大力发展自主品牌建设,通过新型客户合作关系模式,秉持公开、透明、合作、共赢理念,促使格力品牌的国际知名度不断提升。”

说人话就是,极限单推,集团发展;立足国内,输出世界。

美的则相对复杂些:

其中最大的商誉来自KUKA集团,其为全球四大工业机器人生产企业之一。

根据腾讯新闻的梳理,美的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MECCA,于2015年8月开始收购德国库卡的股份。2016年2月,美的集团掌握的德国库卡股份数量超过10%,使其成为德国库卡的第二大股东。

2016年5月26日美的集团正式向德国库卡发出收购要约,收购公告称本次收购股份不低于30%,且全部采用现金支付。经过半年多的时间,美的集团在2016年12月30日通过审查,完成了对德国库卡的并购案,最终成为占有德国库卡94.55%股份的控股股东,交易对价约为115欧元/股,总兑价为292亿元人民币,收购资金主要来源为银团借款。

这个作价,横向对比其他国外工业机器人巨头,对比三一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对于当时的库卡集团而言不算特别贵(但也绝不便宜!网上有人觉得收购价很便宜,是因为有篇本科论文论述这个事情,然后引入了“市屎率”<EBITDA>……一通计算后得出便宜的结论,扯淡。),但这是建立在库卡集团保持持续增长的前提下的,而库卡集团五年来业绩增长缓慢甚至是停滞,使得这笔买卖似乎不那么合算。

而且这场收购最奇怪也是最为人诟病的地方在于美的与库卡签订了一系列具约束力的投资协议(有效期至2025年),并作出各项承诺,包括将完全尊重库卡的品牌及知识产权,并订立隔离防范协议,承诺保密商业机密和客户数据,以维持库卡与其一流客户及供应商的稳定关系等。

这种操作导致了并购库卡集团有点类似于在二级市场买入了一只“库卡集团”的股票,只能参与股权分红。

当然,略有不同,毕竟美的是借助库卡集团的机器人实力步入了国内的机器人市场,相当于为其多元化战略打通了一条极难走但比较重要的赛道,且2025年后,美的可以逐步分享库卡的技术与技术人员,对于美的接下来由多元化走向智能化道路至关重要。

综合来看,属于不好不坏,60分及格的并购。

另一份商誉——TLSC,即Toshiba Lifestyle Products & Services Corporation,东芝的家电业务,相对而言就划算多了。

2016年6月30日,美的以4.7亿美元收购东芝家电业务80.1%的股权,东芝保留19.9%的股权,并在收购后需要承接东芝家电约2.2亿美元的债务,收购成本合计为6.9亿美元。

这笔收购案总体中规中矩,一句话解释就是东芝自己作死被瓜分。美的拿到的家电行业,在连续近2年亏损后开始连续盈利,并成为美的全球化布局的重要桥头堡。

这笔收购案有些类似于美的并购“小天鹅”,都是横向并购,体现了资本的垄断倾向。从操作上看,既解决了美的布局海外所面临的同业竞争,也对为美的的多元化进程提供了必要的技术和渠道。

综合来看,属于比较成功,75分以上的并购。

就品牌而言,格力的品牌相对较为单一(GREE、KINGHOME、TOSOT),并没有形成矩阵,“打法”上基本是国内靠渠道、国外靠商单,海外市场的品牌认知程度不高。

美的品牌矩阵则是多元且强势,美的、小天鹅在国内的认同度极高;东芝品牌定位高端,2019、2020年电饭煲等产品市场份额连续上升;其余华凌、布谷、COLMO等一众品牌也基本能在所属市场品类中跻身前十(市占率),甚至前五。

所以,国际化方面,美的领先于格力,这点毫无疑问。

第四部分:多元化与智能化

多元化观点在前文略有涉及,从简。

多元化方面,美的领先于格力,这点毫无疑问。

格力的营收结构中,空调占比达到69.14%,毛利率34.32%(这里没有去掉为采购原料出售给供应商的“其他业务”,否则空调业务占比将超过90%。);零碎业务(其他业务+其他主营业务)占比27.74%,毛利率在5-9%之间。

从这个角度看,迄今为止,格力的多元化,无疑是不成功的(董女士哪天不想造手机想造车了,估计我都不会奇怪……哦,已经在造了?那没事了)。

反观美的,空调占比42.43%,毛利率24.16%;消费电器占比39.86%,毛利率30.54%;其他业务占比10.16%,毛利率15.55%。

是典型的“一超多强”式发展。

站在渠道效应日益弱化的今天,品牌矩阵,或者说是多元化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并且,深耕于家电行业的多元化发展也为美的的智能家居转型提供了足够的品类支撑。

所以,多元化方面,美的领先于格力,这点毫无疑问。

顺便提一嘴,格力和美的的多元化布局中均牵扯到了医疗器械,但二者的“跟脚”不同。

格力更多的是出于疫情影响下的大企业责任感,“积极进入医疗健康产业,加大力度投入防疫产品、健康产品的研发与生产”、紧急成立珠海格健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等等。

美的则是利用旗下库卡在智能机器人领域的技术,布局医疗领域,二者步入同一赛道,“巧合”因素大于商业因素。

智能化方面,双方都处于极低的发展层次,不相伯仲。

布局方面,格力有其“全屋智能家居”蓝图,美的也有其智能家居平台,目前销量上势均力敌(都不行)。但正如前文所言,智能化的基础是多元化,使用自己的产品构建智能家居方案显然比选择第三方产品更方便、也更节约成本。

产品方面,格力曾想借格力手机布局全屋智能,但没有成功;而美的则携手库卡集团在人工智能方面推出了厅室、阳台、厨房、卫浴等多场景方案,将其百余种智能产品融合于美居APP上,迈出了智能家居的“坚实一步”。

但兔子得泼冷水:

目前来看,无论是格力还是美的,甚至是华为、小米等相对较为成熟的智能家居方案提供者,都没能为消费者提供较为满意的智能家居方案。

当前的智能家居,更像是“能连WiFi的产品”,只能说是功能智能。真正的智能家居,需要同在一个屋子里的多个设施协同工作,共同完成一项任务。而不仅仅是一个个独立设备。

从这个意义上说,从单个智能化产品切入物联网生意确实难以撬动。无论是美的、格力,在智能家居这个赛道上,都远还没有启航。

在未来,美的可能凭借库卡集团的技术、多元化的品牌矩阵等因素率先破局,但也有可能因为产品太多,换代压力太大而“船大难调头”;格力虽然多元化屡遭失败,但存在弯道超车的可能性。

甚至,他们可能都会输给某个“路人甲”也犹未可知。

所以,在智能化这方面,格力和美的,都无明显优势可言。

第五部分:线上化

线上化是如今计划所有产品的必由之路。美的于2013年开始线上销售,格力在2019年启动“董明珠的店”。

据奥维云网公布的数据,2020年美的、格力在线下空调市场的份额分别为34.71%、35.08%;在线上空调市场的份额则分别为34.26%、28.99%。(份额和前文销售量的差异,主要在于空调售价的不同与统计渠道的差异)

线上渠道购买大电器是近5年来家电领域发生的最大变革,也可能是格力连续5年销售占比下滑的原因,因为格力的最大“核武器”就是它的销售返利模式。

关于格力的当年销售返利数据@唐朝老师做了极其神妙的假设与推论,惊为天人。

简单来说就是:

当年计提的销售返利=销售费用-销售付现

推理过程和必要假设详见其《格力vs美的的学习笔记》,特别厉害。

厉害之处不在于假设,而在于2020年前,所有人都知道格力可以通过调整返利计提来有限操纵利润表,但都不确定该怎么做。但2020年后,居然可以通过会计准则的变动找到这把“钥匙”,神奇。

我直接摘录结论——

"格力确实通过了大起大落的年度销售返利计提比例,实现了对财报营业收入的明显调控,这也导致了格力的合并利润表传递的完全是失真信息。"

我们用同样的思路分析美的集团,但是因为美的没有将销售返利计入销售费用,所以,简单起见,直接用销售返利变动值计算返利趋势。

这种计算方式得到的返利结果显然会偏小(因为是当年返利累计和计提的差值,真实值大约是差额%×2),但趋势受影响不大。

通过观察美的和格力的数据和图表(数据在文末的“阅读原文”里),我们可看出部分特点:

首先,在不使用销售返利调控营收的情况下,无论是美的还是格力,返利计提、实际支付行为对于利润的影响是一样的;

其次,无论是美的还是格力,只要完整地完成一次返利行为,那么对财务数据的影响是一样的;

然后,具体而言,原来的返利模式会增加格力的毛利率,而美的的计算方式则合理的多;

最后,二者都有明显的通过计提返利来对财报营业收入实施调控的痕迹。

最典型的是在2013年、2014年,为了避免景气重归景气带来的净利润的过度波动,超额计提返利,最终就能够呈现出一个较为平滑的营收曲线。

接下来利用(产成品/主营业务成本)*365计算两家企业年末备货天数:

<这个数据,根据选用美的集团年报数据的时间会有不同,不必纠结,2013年以后的美的数据能用就行。>

可以看到,2013年至2020年,美的的平均备货天数是41天,而格力是36天,但格力自2014年起,备货天数激增,由2014年的20天增长到2019年的39天(格力2020年数据失真,后文详谈)。

美的和格力的备货各具特色。

美的的“T+3订单模式”能够基于客户的订单需求进行补货,进一步压缩供货周期。

借助知乎@娃娃鱼梳理的内容,“T”为客户下单周期,“T+1”为物料准备期,“T+2”为工厂生产期,“T+3”为物流配送周期。

美的定义:自订单申报开始(T周期),经过采购备料(T+1周期)、成品制造(T+2周期)、发货送达(T+3周期),完成订单交付的产销计划管理模式。

目前目标:订单周期16天=订单申报3天+采购备料周期6天+成品制造周期3天+物流发货周期4天。

“T+3”模式的核心,就是利用制造的柔性来减少库存,实施“T+3”模式后,美的集团的整体销售水平提升明显。

<图片也来自知乎@娃娃鱼>

当然,“T+3”模式也并非是家电生产的万能解,典型的问题便是,面对市场突如其来的变动,低库存难以及时响应。

而与之相对的,格力采用了渠道淡旺季分摊存货模式,即淡季压货,旺季卖货,保持生产。

空调与其他家电最大的区别就是其销售的季节性,每年夏季四个月左右,销量会瞬间爆发,而其他淡季销量要低得多。针对这一特点,格力在业内率先要求经销商“压货”的公司,也就是要求在淡季提前买入大量产品。

压货会让经销商承担更多成本和市场风险,可能会面临巨大的库存压力。但,淡季的压货,也让经销商有动力去寻求更多市场,促进销售;提前在淡季压货,可以避免经销商在旺季缺货;淡季压货,也等于提前占有经销商的资金,打压了潜在竞争对手。一石三鸟。

为了推动经销商压货,格力根据经销商压货的额度提供一定返利,压货越多,返利越高。此外,压货更多的经销商,可在旺季优先提货。

因此,格力的备货周期显著短于美的。

这两种模式代表了两种思路:美的是通过订单柔性调节生产,减少备货以减少上游支出,缺点是下游经销商压力较大,遇到市场变动时常常反应滞后。

格力是通过让利和压货,调动下游经销商销售的热情,且压货能够极大地缩短备货时间,快速响应市场需求,抢占市场份额,但在经济下行时经销商的压力会非常大。

美的“T+3”模式的优缺点鲜明,这里只谈格力的压货模式。

从备货天数可以看出,自2014年起,格力的备货天数激增,其主要原因就在于第五部分的标题——线上化。

随着2015年以来,电商行业的快速兴起,电器的线上化销售对渠道和依赖于渠道的商业模式均造成了严重冲击。零售端数据显示,2017-2019年的5-7月线上、线下空调零售量占其全年比重均值分别为49.8%、40.3%,淡旺季特征仍存,但已不再是销售时的“主要矛盾”。

面对这种情况,格力也开始了积极的“自救”式改革,于2020年8月起,格力要求各个销售公司取消代理商。随之而来的,便是之前压货模式导致的大量库存,这也就导致了2020年销售增长但提货量没有体现,进而导致了2020年“备货”天数数据失真。

取消代理商有助于经销商降低库存压力,增加资金周转率,在面临线下渠道渐弱和疫情原因双重影响下,格力的这次改革显得尤为重要。

综上,美的“T+3”模式在电商时代几乎没有冲击,但线下不够灵活的痼疾仍将存在;格力的“压货”模式在应对电商冲击时具有天然弊端,但其经过改革后,仍可以维持,甚至加强线下竞争力,毕竟淡旺季仍将长期存在、线下渠道仍将长期存在。

仅从线上化角度来考虑,美的的“T+3”模式显然占优,但综合考虑线上、线下,我不认为美的未来在销售方面能压过格力一筹。

第六部分:管理层折溢价

这个部分不好谈,因为我也明显带有偏见……

为了把字数控制在万字以内,我还是略过吧。

结论是双方管理层都各有魅力和劣迹,综合来看我对格力管理层疑虑更大些。

最近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格力认购事件就是一个很好的注脚,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美的方HB“巧合”的高位套现已经够奇观的了……果然,应了那句冷笑话“卖空调的高管都缺钱”。

实际上抛开这些低价认购、高价套现不谈,我对管理层始终有一种担忧:将大半个公司的形象、气质施加于一人身上,这本身就是一种风险,无关乎其个人能力和魅力。若是这个人还觉得自己“无所不能”,那便是一种极大的风险。

别想多了,我只是在说企业。

第七部分:风险

空调行业的最大风险是停电(笑)。

除了系统性风险外,美的和格力还面临着一大一小两类风险:

最大的风险便是我国空调保有量显著低于日本,空调增量见顶。这篇文章其实就是基于这个大前提去思考的,但是,考虑到当前农村空调保有量和城市化进程,这种可能性很低。面对此类风险时,多元化是应对之策。

实际上,单压任何一类现代产品,都有可能面临此种风险,对于生产公司而言,多元化是必由之路。

另一类小的风险便是智能家居布局中,公司未能有效占有市场。

这个风险对美的的影响大于格力,主要是因为美的的品牌矩阵已具规模,且自己拥有平台(美居),加入第三方平台的成本较高。不过目前美的与主流智能家居方案提供商小米、华为、腾讯云都有深度合作,算是提前谋篇布局了,真正出现该风险时,影响不会太大。

第八部分:估值

对美的估值为:

三年后合理估值7200~9000亿,买点3600~4500亿。

对格力估值为:

三年后合理估值5140~6425亿,无买点。

计算过程:

①美的取10%的年化增长,估算2023年净利润360亿;假设格力没有其他破局途径,但完全保持市场头部占有量,则其年化增长约等于空调量价增长,取5%,估算2023年净利润为257亿。

②按照无风险收益率3%~4%的现状,合理市盈率可取值25~30。

考虑到空调行业低速增长的现状,取值下限25倍。美的则25×360=9000亿;格力25×257=6425亿。

③考虑美的国际化、多元化对资本支出的需求,保守将自由现金流按照净利润的八折考虑,则360×80%×25=7200亿;考虑格力单一品类风险折价,将自由现金流按照净利润的七折考虑,则257×80%×25=5140亿。

④故2023年美的合理估值可视为7200~9000亿之间,对折位置可买入;格力的合理估值可视为5140~6425亿之间,对折位置处于合理低估(但我个人不会买入)。

⑤对于美的集团,我愿意配置上限为15%的仓位;对于格力电器,暂无买入计划。

文末告饶?

笑死,根本不怕喷。

以上。

声明:本人不持有美的集团、格力电器股票,未来72小时内也没有买入计划。





Powered by md传媒免费全集观看在线观看-可不可以韩国电影完整版-中文字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